威尼斯赌博游戏_威尼斯赌博app-【官网娱乐网站】

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第八讲 学习论语

发布时间: 2018-10-30 17:17:00 来 源:

第八讲  学习论语
亦 省

  为政篇二·第二十章
  1、原文
  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2、字词解释
  (1)季康子:姓季孙、名肥,康是他的谥号。
  (2)劝:勉励,劝勉。这里是自勉努力的意思。
  (3)临:对待。
  (4)孝慈:孝顺、慈爱。子女对父母为孝,父母对子女为慈。
  3、译文
  季康子向孔子请教治国的方法,并问道:“要使老百姓对当政的人尊敬、尽忠而努力干活,该怎样去做呢?”孔子说:“你用庄重严肃的态度对待老百姓,他们就会尊敬于你;你对父母孝顺、对子女慈祥,百姓就会尽忠于你;你选用善良的人,又教育能力差的人,百姓就会互相勉励、加倍努力了。”
  4、名人解读
  朱熹:临民以庄,则民敬于己。孝于亲,慈于众,则民忠于己。善者举之而不能者教之,则民有所劝而乐于为善。
  5、要义
  季康子身为鲁国的正卿,是鲁国当时的三大权臣之一。他向孔子请教如何治国,让老百姓安心接受自己的统治。他问得比效具体,而孔子给出的答案也很有针对性,具体来说就是要求为政者庄重严肃、孝亲慈众、举善教不能三大要诀。孔子回答季康子的话肯定不能使季康子满意。季康子想要的是为政之“法”,而孔子回答的是为政之“政”。其实,孔子这么回答已经是顾及到季康子的“面子”了。从根本上讲,“庄”即“敬”,“孝”即“忠”,“举善”即“劝”,此即以概念解释概念。孔子这么回答,不是教季康子在民众面前去“庄”、去“孝”、去“举善”,而是引导季康子本人先做到“敬”、“忠”和“劝”。通过改变自身来改变民众,这才是执政者的为政之道。执政者若能“敬、忠以劝”,民众自然会“敬、忠以劝”。
  为政篇二·第二十一章
  1、原文
  或谓孔子曰:“子奚不为政?”子曰:“《书》云:‘孝乎!惟孝,友于兄弟,施于有政。’是亦为政,奚其为为政?”
  2、字词解释
  (1)或:有人。
  (2)奚:疑问词,译为什么、怎么、何。
  (3)《书》:此处指《尚书》。
  3、译文
  有人问孔子:“你为什么不从政呢?”孔子道:“《尚书》上说:‘孝呀!只有孝顺父母,友爱兄弟,并把这种风气影响到政治上去。’这也就是从事政治呀,为什么一定要做官才算从事政治呢?”
  4、名人解读
  朱熹:《书》言君陈能于孝,友于兄弟,又能推广此心,以为一家之政。孔子引之,言如此,则是亦为政矣,何必居位乃为为政乎!盖孔子之不仕,有难以语或人者,故托此以告之,要之至理亦不外是。
  5、要义
  这一章,有趣的事来了。本篇讲“为政”,都是孔子在教导别人,在《论语》中如此,在实际教学中,亦是如此。偏有一部分人对孔子的教导不服气,想难一难孔子。“或谓孔子”的“或”,是指有那么一个人。此人是谁?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向孔子提问的?这些都不是重点,或者根本就没有这么一个人,重点是总会有人以不同的方式去怀疑圣人的言行,即使现在学《论语》的人也一样,这样的怀疑不但不会消失,还将随着《论语》的存在而强化。故《论语》的编者有意编排了本章,代表所有怀疑孔子的人来质问孔子。“谓”,区别与“问”,含有很不尊重的意味,是质问的口气,亦有反讥、讽刺的意味。
  孔子一直看重孝道的价值,并把它提高到治国方略的地位,认为将友爱、孝顺之心延及到社会政治事务之中,就是在完善政治。他指出,要是将家庭关系、朋友关系都处理好了,整个社会自然就会和谐了,这也是参与政治的一种方式。在孔子眼中,“政”就是将使不正的人归于正道,并以此推行于整个国家,使一国之人服从教化,才是为政。国是由家组成,若是能管理好自己的家庭,保证家人遵纪守法,同样也是为政。这虽然是孔子借以自嘲的托词,但在道理上却没有任何问题。此语思想,与《大学》中“欲治其国者,必先齐其家”的说法是一致的。也就是说,国与家密不可分,只要有伦理关系存在的地方,就能找到政治的影子,这并不是哪个人随便就能改变的。而孔子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才会提出了以孝悌为基础的“仁政”,他希望能够通过个人的修养影响到自己的家庭,再由家庭推及到整个家族,最后延伸到整个国家。
  为政篇二·第二十二章
  1、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2、字词解释
  (1)大车:指牛车。
  (2)輗:牛车车辕与横木衔接的活销。
  (3)小车:指马车。
  (4)軏:马车车辕前端与车横木衔接处的销钉。
  3、译文
  孔子说:“一个人如果不讲诚信,真不知道他能做什么。那样就好像大车没有輗、小车没有軏一样,它靠什么行走呢?”
  4、名人解读
  朱熹:车无此二者,则不可行,人而无信,亦犹是也。
  5、要义
  人之“信”,正如大车之輗、小车之軏。车有輗、軏则行,人有信则可。“信”即“真实”之义。“行”即事情正常发展之义。信是行的必要条件,有信不一定就能行,没有信则一定不能行。说一个人是否“信”,有两层意思,一是对他人是否“信守诺言”,二是自己是否有“自信”。“信守诺言”即“言出必行”,“言行一致”。一个人言行一致,则言为“信言”,“信言”是保证一件事情能够借助他人力量进行下去的必要条件。“自信”是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真实认知,即等同与耳闻目睹,是“真知”。人有自信,亦即有真知,对一件事有真知,则必知其可行之法,是以己之力促使事情进行下去的必要条件。“孝”及父母,“忠”及君主,“信”及朋友。“孝”、“忠”、“信”可以说代表了人际关系强弱的三个层面。“孝”在最里层,人际关系最强,最接近“道”。“忠”在中间层,人际关系距中,最接近“人心”。“信”在最外层,人际关系最弱,最接近“文化”。人有“孝”必“忠”,有“忠”必“信”。人无信必无忠,无忠必无孝。孔子在这里选择“信”说明“行”,是以最弱的人际关系说明问题,若以“信”而“行”,则以“忠”亦“行”,以“孝”更“行”。“信”是做人的基础,“人而无信”,则失去了做人的能力,故说“不知其可”,即这样的人能否被认可为“人”都成了问题,这就是“不行”,这就是 “不政”。
  为政篇二·第二十三章
  1、原文
  子张问:“十世可知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2、字词解释
  (1)世:古时称三十年为一世,一世又称为一代。
  (2)因:因袭、沿袭、继承。
  (3)损益:减少和增加。
  3、译文
  子张向孔子问道:“十代以后的礼仪能够推知吗?”孔子说:“从殷商沿袭了夏朝的礼仪,其中所删减的和增加的内容,是可以知道的;从周朝沿袭了殷商的礼仪,其中所删减的和增加的内容,是可以知道的;如果有人继承了周朝的礼仪,即使过去了一百代,也是能够预知的。”
  4、名人解读
  朱熹:三纲五常,礼之大体,三代相继,皆因之而不能变。其所损益,不过文章制度小过不及之间,而其已然之迹,今皆可见。则自今以往,或有继周而王者,中百世之远,所因所革,亦不过此,岂但十世而已乎!圣人所以知来者盖如此,非若后世谶纬术数之学也。
  5、要义
  孔子没有直接给热衷于政治的子张一个具体的答案,而是告诉了他一个秘诀,那就是损益预测法。这个理论具有一定的真理性。比如汉承秦制,继承秦朝的一整套政治管理制度,包括中央的三公九卿制和地方的郡县制,只是把秦朝严刑苛法和使民无度,改变为无为而治、休养生息而已,这样的扬弃,有变与不变,也就是有所“损益”,保留核心的、合理的制度,改革弊政,创建了西汉盛世。
  另外,孔子的这种态度,含有一定的弘道意味。在孔子眼中,创制礼仪之人对文明的发展虽有着突破性的贡献,但是文明本身也离不开连续的传承、积累和发展。在不同的时代,根据不同的国情,对礼制进行适当的增减,就是在弘扬为政之道 ,也是对历史文明的继承。
  为政篇二·第二十四章
  1、原文
  子曰:“非其鬼而祭之,谄也。见义不为,无勇也。”
  2、字词解释
  (1)鬼:古代将死人统称为鬼,在本章中指祖先。
  3、译文
  孔子说:“不是自己应当祭祀的鬼神而去祭祀,那是献媚。见到合乎正义的事却袖手旁观,那是怯懦。”
  4、名人解读
  朱熹:非其鬼,谓非其所当祭之者,是谄也。知而不为,是无勇也。
  5、要义
  在孔子看来,人们在行事的时候可能有两种错误倾向,一种是不该作为时“乱作为”,一种是“当为不为”。为了阐述这个观点,孔子结合了具体的情况,以“祭祀非鬼”和“知义不为”加以说明。
  “非其鬼而祭之,谄也。”祭祀,作为古代文化生活的重要内容,是国家和民众的头等大事。而祭祀,依礼应当祭祀自己的祖先和信奉的神灵。放着自己的祖先不祭,而去祭祀别人的祖先,肯定是为了向别人献媚,做了不该做的事。如果是当政者,胡乱作为,如:失信于民、任人唯亲、滥权残民,横征暴敛等,一旦做了,必将会导致国家混乱。
  至于“见义勇为”是一种美德,也是君子所为。如果“见义不为”,便是放弃了道义和职责,成为不仁不义之人。孔子强调,身在其位,应该勇于担当。比如:君主无道,做臣子的应当勇于进谏,不能怕丢官而阿附君恶,非但不勇,而且不仁。反之,如果所做之事能利国利民,但有很大的阻力,也应当勇于推进,否则就是尸位素餐。对这些当为之事而“当为不为”,其后果必然是正气衰退、歪风大盛,进而会导致社会黑暗,经济衰退。所以,面对合乎道义的正事,君子当勇于承担,奋力作为。唯有此,才是真正的勇者,真正的大仁大义。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