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赌博游戏_威尼斯赌博app-【官网娱乐网站】

旧网站入口

周国麟:诵读《论语》与文化自信

发布时间: 2019-05-30 10:26:00 来 源: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孔子诞辰2565周年时指出:“研究孔子、研究儒学,是认识中国人的民族特性、认识当今中国人精神世界历史来由的一个重要途径。”
  《论语》作为儒家的经典之作,其内容广博厚重,构成了以仁为内核的伦理道德范畴;以礼为内核的社会政治范畴;以中庸为内核的处世方法范畴。《论语》作为记载孔子思想和言行最为权威的一部著作,是儒家学派和儒家思想的奠基之作。孔子的思想影响了中国的礼乐文化、政治文化、制度文化、伦理道德、思维方式、价值观念、风俗习惯等众多方面,其儒家思想致广大而又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既有崇高的价值理想,又有切实的百姓之用,是中国古代思维的精华结晶。诵读《论语》,不仅有朗朗上口、字字珠讥之感觉,而且能体会到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执着、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追求。
  笔者从六个方面进行分析梳理,从中探寻涵养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源泉。
  一、好学不殆启智慧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好?”论语开篇就讲了人生的三个要务:人要学习,以致于终生学习,以学为快事;人要交友处世,以人和为乐事;人要自知自立,不奢求于外。这几句话,并不是简单地谈读书学习,更主要的是讲如何学做人,如何做学问。学而时习,与朋共友,不为人不知而不愠,就能不断增加美德,开启智慧,就能使自己的心灵获得滋养,思维得以开拓。如此,就会踏上真正的心智成熟之路,进而达到理想的人生境界——修成君子。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一是君子不于饮食上有什么奢求,但能糊口就好;不于住所上有什么奢求,但避风雨即可。君子以能长养内在心性为所务,余则不取。二是对的事情立即做,绝不拖拉,但在有的时候却要言辞谨慎。三是懂得接近有道德之士,来改正自己的缺失,这样的人可以称得上是好学的人了。古之所谓“好学之人”,是指能够将对的事立刻践行于现实生活的人。简而言之,作为君子应该克制物质享受的欲望,把注意力放在塑造自己道德品质方面。在这方面,范仲淹就是个很好的先例。范仲淹两岁时失去了父亲,母亲贫困没有依靠,改嫁了。长大后,知道自己身世的他,哭着辞别了母亲,到南都进入了学堂。五年来,他不分昼夜地刻苦学习,发奋读书,有时过于疲倦,就用冷水洗脸..... 终于,他融会贯通了六经要义,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责任担当,成就了兼济天下的抱负,终成一代名相。
  二、修己安人有品位
  子路问君子。子曰:“修己以敬。”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人。”曰:“如斯而已乎?”曰:“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以安百姓,尧舜其犹病诸?”孔子不仅秉持积极的入世态度,而且设计出了建业立功的路径,那就是“修己、安人、安百姓”。他的这一理念,被后世儒家发展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最低的标准是“修己以敬”,能以严肃认真的态度来敬重生活。其次是“修己以安人”,简单地说是能让别人放心、安心,进一步说是能得到别人的信任。最高的标准就是“修己以安百姓”,能让天下百姓都过上安定的生活。但孔子又说,这个最高标准恐怕连尧舜都很难做得到。但又必须以此为标准,因为修身的目的在于“义”,即道义,就是责任、就是担当。至于这种心愿能否成为现实,那是另外一回事。具有这种心愿的历代中国士人不计其数,他们为了实现“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愿,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奋斗终身。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通过学生的对话,把孔子为人处世的优秀品格勾勒的清清楚楚。孔子之所以受到各诸侯国的礼遇和器重,就在于孔子具备了温和、善良、恭敬、俭朴、谦让的高尚品格。“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提出了孔子在周游列国时是“问政”还是“闻政”的问题。政治与政务本身都是国家的核心问题,关系着国家的兴衰存亡,所以,均视为国家机密,一般人很难与闻。孔子的这一境界,提醒着我们务必注重个人修养。当你的人格品质得到广泛认可的时候,就能得到上层人士的赏识,你就有机会了解更多、更深的鲜为人知的秘密和内幕,能够看清整个社会权力的运作,了解其生存发展、强盛衰亡的真正原因。在此基础上,你就可以高屋建瓴,尽显你的智慧。如果对这些深层次的东西一无所知就奢谈治国理政,无疑是空话。
  三、孝悌情素育仁爱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孝悌是仁的根本,这对于理解孔子以仁为核心的哲学思想非常重要。在春秋时代,周天子实行嫡长子继承制,其余庶子则分封为诸侯。整个社会从天子、诸侯到大夫这样一种政治结构,其基础是宗法血缘关系。而“孝悌说”正反映了当时宗法制社会的道德要求。孝悌与社会的安定有直接关系。孔子看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全部思想主张都是由此出发的,以此推及:为人孝悌——家庭和睦——社会和谐——国家稳定,就不会发生犯上作乱之事,以说明孝悌即为仁的根本这个道理。自春秋战国以后的历代统治者和文人,都继承了孔子的“孝悌说”,主张“以孝治天下”。这种观点对民众的道德观念和道德行为产生了极大影响,也对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深刻影响。
  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善的内核就是仁。仁在天则为道,在社会则为公正,在人心则为正义,在人际之间则为关爱。如果一个人总想着爱他人,总想着去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情,与人为善,这个人就不会有恶的想法,也不会做恶事。如果人人都如此,社会会多么的美好!
  四、格守礼乐慎言行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北宋大儒程颐认为:“仁”就是天下的正理,即天理。《论语》从多个方面对仁进行了阐述,并多角度让我们去体会。仁是一种境界,粗浅的解释是:每每想到我自己就要想到别人,便是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这就是讲仁。深一个层次的解释是:二人是一体,合起来才称为仁,所以仁是讲一体,我和人一体,我和宇宙也是一体。这是真理,宇宙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就是天人合一的。所以,孔子继承创新的礼乐,实际上是在恢复周公的礼乐。周公被视为圣人,圣人制定的礼乐就是以宇宙的真理、天下之正理为依据的,目的是让我们回归到“仁”这个境界。礼乐的根本在仁,换句话说,必须有这个“仁”为根本,才知道行礼乐。失了正理,就失了仁,“则无序而不和”,无序就是无礼。礼就讲一个“序”字,“礼者,天地之序也。”“乐者,天地之和也。”无礼无乐,就是无序而不和了。所以在孔子眼中,礼与乐属于文化的范畴,而仁才是人们内心所追求的道德规范。孔子定义:礼乐当以仁为根基,如果离开了仁,“礼乐”只是一种外在的表现形式。在这里,孔子将礼乐与仁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认为一个没有仁德的人,根本就谈不上礼和乐的问题。
  子曰:“以约失之者,鲜矣。”大意是“因为严于律己而犯错误的,是少有的。”“约者,束也。内束其心,外束其身;谨言慎行、审密周详、谦卑自牧,皆所谓‘约’。以‘约’则鲜失,敬慎不败也。” 魏征也说:“‘傲不可长,欲不可纵,乐不可极,志不可满’,四者,前王所以致福,通贤以为深诫。”严于律己就是要常常约束自己,谨慎而为,不放纵,不浮泛。可以说:严于律己,宽于待人是儒学倡导的重要品质之一。
  五、为人之本守诚信
  子曰:“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人之“信”,正如大车之輗、小车之軏。车有輗、軏则行,人有信则可。“信”即“真实”、“不虚伪”。“行”即事情正常发展之义。信是行的必要条件,有信不一定就能行,没有信则一定不能行。说一个人是否“信”,有两层意思,一是对他人是否“信守诺言”,二是自己是否有“自信”。“信守诺言”即“言出必行”,“言行一致”。一个人言行一致,则言为“信言”,“信言”是保证一件事情能够借助他人力量进行下去的必要条件。“自信”是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真实认知,是“真知”。人有自信,亦即有真知,对一件事有真知,则必知其可行之法,是以己之力促使事情进行下去的必要条件。“孝”及父母,“忠”及君主,“信”及朋友。“孝”、“忠”、“信”可以说代表了人际关系强弱的三个层面。“孝”在最里层,人际关系最强,最接近“道”;“忠”在中间层,人际关系距中,最接近“人心”;“信”在最外层,人际关系最弱,最接近“文化”。人有“孝”必“忠”,有“忠”必“信”。人无信必无忠,无忠必无孝。孔子在这里选择“信”说明“行”,是以最弱的人际关系说明问题,若以“信”而“行”,则以“忠”亦“行”,以“孝”更“行”。“信”是做人的基础,“人而无信”,则失去了做人的能力,故说“不知其可”,即这样的人能否被认可为“人”都成了问题,这就是“不行”。
  六、心中有道不言弃
  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设若早朝闻世有道,暮夕而死可无恨矣。孔子一生席不暇暖,周游列国,不为做官,旨在行道。但是当时没有哪一个国君能够真正实行孔子的政治主张,他的“仁”的思想学说得不到统治者的响应,他的治国理念得不到实现,这是孔子一生最大的遗憾。他的有生之年无法看到“仁”道的实行,无法看到天下大治的政治局面,即“将至死不闻世之有道。” 如果孔子能够看到他的“仁”的政治主张得到贯彻因而天下大治,哪怕是刚刚听到,他也会死而无憾了。“为真理而死”、“为正义而亡”,这正是“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的充分展示。这句话千百年来激励着无数仁人志士为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不惜抛头   颅洒热血,就在于它深刻地揭示了“知”和“行”的丰富内涵。
  仪封人请见,曰:“君子之至于斯也,吾未尝不得见也。”从者见之。出曰:“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孔子一生都在致力于复兴传统文化,渴望恢复礼制,祈盼天下太平。为此穷其一生,自强不息,奋斗不已,知其不可而为之。面对天下正义不存、真理不在、规矩破坏、秩序混乱已久的局面,孔子毅然决然地站出来。无论处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倾尽自己之所能。当政为官则尽心尽力;周游列国则广播学问;归隐林下则传承大道。境况不同,却总能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生价值。孔子一生最高的官位是鲁国司寇,但他的思想流芳万世,对后人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也为天下秩序的稳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正是孔子的伟大之处。“天将以夫子为木铎”可谓是目光如炬的识人之语。木铎,仍政令文告发布之响器。这一荣耀是历史对夫子致力于学术研究和传播的褒奖,是对传承和弘扬人间大道者的充分肯定。
  拥有这样的价值追求,放在当下,也应是满满的正能量。如此,“立德、立功、立言”将不期而至;如此,可坦然直面人生、直面社会、直面未来。

 

 

[责任编辑: jxdkj_张建华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