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赌博游戏_威尼斯赌博app-【官网娱乐网站】

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论语讲座四十六

发布时间: 2019-12-30 15:34:00 来 源:

亦省

  颜渊篇十二

  第八章

  1、原文

  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鞟,犹犬羊之鞟。”

  2、字词解释

  (1)棘子成:卫国大夫,夫子是对他的尊称。

  (2)驷:拉同一车的四匹马。

  (3)鞟:音kuò ,去毛的兽皮。

  3、译文

  棘子成说:“君子只要保持其质朴的本质就可以了,何必要那些表面上的文饰?”子贡说:“真遗憾,先生你竟然这样的论说君子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文饰犹如本质,本质犹如文饰。就如虎豹之皮,若去掉它的毛,没有了纹饰,与犬羊之皮有何异。”

  4、名人解读

  朱熹:言文质等耳,不可相无。若必尽去其文而独存其质,则君子小人无以辨也。

  5、要义

  对一个人来说,必须要有质,却人的德行修养。当然也要有文,却人的言谈举止。一个人对内加强修养,心有仁德,还要讲求礼仪,对人要恭而有礼,表现出温良恭俭让的风度,言谈举止合礼有度,也就是所谓的诚于中而形于外,就是“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颜渊篇十二

  第九章

  1、原文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2、字词解释

  (1)盍彻乎:盍,何不。彻,西周田赋制度,抽取十分之一的赋税。

  (2)孰与:与谁。

  3、译文

  鲁哀公问有若说:“遇到了饥荒之年,国家用度困难,怎么办?”有若回答说:“为什么不实行彻法,只抽十分之一的田税呢?”哀公说:“现在抽十分之二,我还不够,怎么能实行彻法呢?”有若说:“如果百姓的用度够,您怎么会不够呢?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够,您怎么又会够呢?”

  4、名人解读

  朱熹:民富,则君不至独贫;民贫,则君不能独富。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止公之厚敛,为人上者所宜深念也。

  5、要义

  根据《孟子.滕文公》里说,“夏朝用贡法,殷朝用助法,周朝用彻法。”贡、助、彻都是十分之一的税法。鲁国自鲁宣公十五年就改变了这个税制,收十分之二的税收。作为孔门“十二哲”,有若的地位不一般,鲁哀公向他请教,其目的是打算增加赋税。合理的税赋是百业兴盛的基础,鲁哀公收十分之二的税不够用,有若反而提出减少税收的建议,看起来很迂腐,但其表达的民富则国足的理念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如果百姓的用度不足,您怎么又会够呢?老百姓富足了,国君费用少一点,也不妨碍称其国家富有啊。且这种富有是可持续发展的,民众更有信心,会更拥护当政者,这才是国君真正的富足。横征暴敛,其结果只能是民贫而国破。象商纣王、秦始皇那样极度聚敛自己的财富,背离民心,使百姓流离失所,当政者没有了人民的拥护,即使自己财富再多,最终也会走向国破身亡。

  颜渊篇十二  

  第十章

  1、原文

  子张问崇德、辨惑。子曰:“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祗以异’。” 

  2、字词解释

  (1)诚不以富,亦祇以异:出自《诗经.小雅.我行其野》篇,是妻子对喜新厌旧的丈夫斥责之语,意思是:你不贪图富有是事实,不过只是你的心移情别恋了。

  3、译文

  子张问怎样提高道德修养水平和辨别是非迷惑的能力。孔子说:“以忠信为主,使自己的思想合于义,这就可以提高道德修养水平了。爱一个人,就希望他活下去,厌恶起来就恨不得他立刻死去,既要他活,又要他死,这就是迷惑。正如《诗》所说的:‘即使不是嫌贫爱富,也是喜新厌旧。’”

  4、名人解读

  包咸:爱恶当有常。一欲生之,一欲死之,是必惑也。

  5、要义

  “崇”,是意欲日有增加;“惑”,是心有昏昧不明。忠信是德行的根本,故须以忠信为主。徙义,徙是迁徙,义者宜也,要按照合理合法的事来办。为人做到了忠信,做事又很合义,这就是崇德。“爱之欲其生,恶之欲其死。既欲其生,又欲其死,是惑也。‘诚不以富,亦祗以异’。” 说喜好一个人,你就希望他活下去,有一天突然改变了,厌恶他了,你又希望其死。其实生活中就有很多的实例,如夫妻之间就是这样,刚结婚时亲密无间,爱之欲其生,都希望白头偕老;以后有了矛盾或者一方起了异心,双方吵起来,恶之欲其死,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既欲其生,又欲其死,这就是迷惑,夫子这个例子很形象,让人一听就知道什么叫惑了。

  颜渊篇十二  

  第十一章

  1、原文

  齐景公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公曰:“善哉!信如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虽有粟,吾得而食诸?”

  2、译文

  齐景公问孔子如何才能治理好国家。孔子说:“君主要谨守君道,臣子要谨守臣道,父亲要尽父道,儿子要尽子道。”景公说:“讲得好呀!假若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即使有粮谷,我能吃得着吗?”

  3、名人解读

  朱熹:此人道之大经,政事之根本也。

  4、要义

  夫子一生致力于恢复周礼,提倡“克已复礼”,其倡导的就是亲其亲、长其长,承认社会有等级的存在,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权利,同时也必须履行自己的义务。朱熹注释为:“此人道之大经,政事之根本也。是时景公失政,而大夫陈氏厚施于国。景公又多内嬖而不立太子。其君臣父子之间,皆失其道,故夫子告之以此。景公善孔子之言而不能用,其后果以继嗣不定,启陈氏弒君篡国之祸。”朱熹说孔子对齐景公的教诲这是人道的基本原则,也是政治的根本。这时齐景公治国失误,大夫陈氏在收买入心。景公又多宠妃子,不立太子。齐国君臣、父子之间,都失去了正道,所以夫子这样警告他。齐景公虽赞赏夫子的话却不能领会实质、付于实践,或许他压根没听出来夫子提醒他问题的严重性,他的这种行为足以埋下亡国的祸根。后来果然由于继承人定不下来,景公在临终前废长立幼,给陈氏弒君篡国造成了机会。不久齐国大权遂落入田氏手中,直至公元前386年,周安王册封田和为齐侯,田氏代姜齐,“吕氏绝其嗣!”姜子牙的后代失去了齐国天下。

  只有各人都扮好自己的社会角色,这个社会才有秩序可言。否则,就会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这样上行下效,整个社会必然大乱。

  颜渊篇十二  

  第十二章

  1、原文

  子曰:“片言可以折狱者,其由也与?”子路无宿诺。

  2、字词解释

  (1)折狱:狱,案件,即断案。

  (2)宿诺:宿,久。拖了很久而没有兑现的诺言。

  3、译文

  孔子说:“凭其片面之辞便可以断案的,怕只有子路(说的话)可以吧!”子路从来没有拖延不兑现的诺言。

  4、名人解读

  朱熹:子路忠信明决,故言出而人信服之,不待其辞之毕也。

  5、要义

  此处的片言,应该是作为审案的子路听完原被告双方的供词,用只言片语就做出判定,而且令双方信服。原因是由于子路为人正直忠信,能说到做到,断案时能洞察是非曲直,人们都很信任他。子路之所以取信于人,是由于他平时的修养所为。

  颜渊篇十二  

  第十三章

  1、原文

  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

  2、字词解释

  (1)讼:即诉讼。

  3、译文

  孔子说:“审理诉讼案件,我同别人也是一样的。重要的是必须使诉讼的案件根本不发生!”

  4、名人解读

  范宁:听讼者,治其末,塞其流也。正其本,清其源,则无讼矣。

  5、要义

  这一章,夫子再次强调了教育的重要性。他认为之所以有诉讼案件的发生,是因为民风还没有归于淳厚,而民风没有淳厚,又是教化没有大行于世。夫子觉得,明察善断固然必要,但通过教化减少诉讼才是使社会达到和谐的最重要途径。故,古代士大夫做官后,都很重视教化,并希望通过教化实现社会治理,达到“正其本,清其源,则无讼矣”之目的。

  颜渊篇十二  

  第十四章

  1、原文

  子张问政。子曰:“居之无倦,行之以忠。”

  2、译文

  子张问如何处理政事。孔子说:“居于官位不懈怠,执行君令要忠实。”

  3、名人解读

  朱熹:居,谓存诸心。无倦,则始终如一。行,谓发于事。以忠,则表里如一。

  4、要义

  “居之无倦”是指为政者一定要爱岗敬业,勤勉尽责,忠于职守,永不松懈倦怠。是一种孜孜以求、坚持不懈的敬业精神,也是一种乐以忘忧、乐此不疲的工作境界。 “行之以忠”,这个忠是忠心。心中正,乃为忠。如何中正?无偏私,就是中正。心没有偏私,我们的行为当然也就不会偏私,居官办事,自然就能够大公无私,这就是为政之道。为政者,“居之无倦、行之以忠”是尽职尽责的基本工作准则。但这是一件非常难以做到的事情,上古时期周公的“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便可以说明是极其不易。周公的儿子伯禽要到鲁国的封地去做国君。伯禽临走的时候,周公对伯禽说:“我是文王的儿子,武王的弟弟,今朝天子的叔叔,你说我的地位怎么样?”伯禽说:“那自然是很高的了。”周公说:“对呀!我的地位确实很高,但是我每次洗头发的时候,一碰到急事,就马上停止洗发,把头发握在手里去办事;每次吃饭的时候,听说有人来求见,我就把来不及咽下的饭菜吐出来,去接见那些求见的人。我这样做,还怕天下的人才不肯到我这儿来呢。你到了鲁国,不过是个国君,一定要勤勤恳恳啊!”伯禽连连点头,表示一定记住父亲的教导。如此,周公不但做到了“居之无倦”,也切切实实的做到了“行之以忠”,周公尽心尽意辅助成王,管理国事,辅助成王执政了七年,把周王朝的统治巩固下来。到周成王满二十岁的时候,周公把政权交给成王管理,为成王的治国理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从周成王到他的儿子康王两代,前后约五十多年,是周朝强盛统一的时代,史称“成康之治”。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