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赌博游戏_威尼斯赌博app-【官网娱乐网站】

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论语讲座五十

发布时间: 2020-02-25 15:28:00 来 源:

亦省

子路篇十三  第十八章

1、原文

    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

2、字词解释

(1)语:告诉。

(2)党:家乡。古代五百家为一党。

(3)直躬者:正直的人。

(4)攘:偷窃。

(5)证:告发。

3、译文

    叶公告诉孔子说:“我的家乡有个正直的人,他的父亲偷了人家的羊,他告发了父亲。”孔子说:“我家乡的正直的人和你讲的正直人不一样:父亲为儿子隐瞒,儿子为父亲隐瞒。正直就在其中了。”

4、名人解读

    朱熹:父子相隐,天理之情至也。故不求为直,而直在其中。

5、要义

      这是夫子著名的“亲亲相隐”之论断。南梁大儒皇侃《注疏》曰:“父子天性率由,自然至情。若不知相隐,则人伦之义绝矣”。父母跟儿女之间的互爱是天性,是自然至情。如果父子之间因违法行为而讲求正直,不能够相隐,这个人伦之义就断绝了。夫子提出的“亲亲相隐”,其立足点是对人类亲情的保护与宽容。儒家认为人与人之间的伦理关系是一切社会秩序的基础,亲人之间的相互关爱是一切爱的起源。“父子之亲,夫妇之道,天性也。虽有祸患,犹蒙死而存之,诚爱结于心,仁厚之至也,岂能违之哉!” 亲亲相隐不仅是儒家的价值观,也具有普世价值。现行《法国刑事诉讼法》、1994年《德国刑事诉讼法》、1988年《意大利刑事诉讼法》等均规定:近亲属可以拒绝作证;即使自愿作证也有权不宣誓担保证词无伪。美国法律中也有对作证配偶特免权的相关规定。十八世纪法国启蒙思想家、现代法治理论的奠基人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质问:“妻子怎能告发她的丈夫呢?儿子怎能告发他的父亲呢?为了要对一种罪恶的行为进行报复,法律竟规定出一种更为罪恶的法律。”这就是说,法律不能伤害人伦和亲情,否则,其对社会的危害将大于犯罪。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隐,掩藏义;隐恶而扬善,亦人道之直。何况父为子隐,子为父隐,此乃人情,而理即寓焉,不求直而直在其中。

子路篇十三  第十九章

1、原文

      樊迟问仁。子曰:“居处恭,执事敬,与人忠。虽之夷狄,不可弃也。”

2、译文

     樊迟问怎样才是仁。孔子说:“平常在家规规矩矩,办事严肃认真,待人忠心诚意。即使到了夷狄之地,也不可背弃。”

3、名人解读

    朱熹:恭主容,敬主事。恭见于外,敬主乎中。之夷狄不可弃,勉其固守而勿失也。

4、要义

    夫子对“仁”的解释,是以“恭”、“敬”、“忠”三个德目为基本内涵的。在家恭敬有礼,就是要遵守“孝悌”的规范;办事严肃谨慎,就是要符合“礼”的要求;待人忠厚诚实,就要彰显“仁”的本色。

子路篇十三  第二十章

1、原文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

    曰:“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

  曰:“敢问其次。”曰:“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曰:“今之从政者何如?”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2、字词解释

(1)士:士在周代贵族中位于最低层。此后,士成为古代社会知识分子的通称。

(2)硁硁:音kēng,象声词,敲击石头的声音。这里引申为像石块那样坚硬。

(3)斗筲之人:筲,音shāo,竹器,容一斗二升。比喻器量狭小的人。

3、译文

      子贡问道:“怎样才可以叫做士?”孔子说:“自己在做事时有知耻之心,出使外国各方,能够完成君主交付的使命,可以叫做士。”

      子贡说:“请问次一等的呢?”孔子说:“宗族中的人称赞他孝顺父母,乡党们称赞他尊敬兄长。”

      子贡又说:“请问再次一等的呢?”孔子说:“说到一定做到,做事一定坚持到底,不问是非地固执己见,那是小人啊。但也可以说是再次一等的士了。”

      子贡说:“现在的执政者,您看怎么样?”孔子说:“唉!这些器量狭小的人,哪里能数得上呢?”

4、名人解读

    朱熹:此其志有所不为,而其材足以有为者也。子贡能言,故以使事告之。盖为使之难,不独贵于能言而已。

5、要义

     钱穆注释为:“行己有耻:心知有耻,则有所不为。此指其志有所不为,而其才足以有为者。‘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即其足以有为。孝弟之士,其本已立,而才或不足,故其次。言必信,行必果:果,必行之义。孟子曰:‘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唯义所在。’” 子贡的善问,夫子的善答,充分展示了《论语》教书育人的精彩。子贡极擅长言语,是孔门四科里的言语第一,但他没有证得自性。士的三个层次他都清楚,可第一个层次太高,故问:“今之从政者何如?”夫子也毫不客气地说:“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论语.公冶长》篇,子贡曾问自己是什么?夫子告诉他“是个瑚琏”,瑚琏是古代祭祀时用来盛装供品的一种高级名贵的器皿,虽然是很贵重,但终竟是器。“君子不器”才是中国士人的追求目标。

子路篇十三  第二十一章

1、 原文

子曰:“不得中行而与之,必也狂狷乎!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也。”

2、 字词解释

(1)中行:行为合乎中庸。

(2)狷:音juàn,拘谨,有所不为。

3、译文

孔子说:“不能得到按照中庸之道行事的人和他交往的话,一定也要与狂和狷这两类人打交道!狂的人志向高远,积极向上,力图有所作为,狷的人洁身自好,有的事情是不做的。 ”

4、名人解读

朱熹: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余。

5、要义

狂者,志极高而行不掩。狷者,知未及而守有余。中行。进能行道,退能不为,兼有二者之长。

子路篇十三第二十二章

1、原文

子曰:“南人有言曰:‘人而无恒,不可以作巫医。’善夫!”“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子曰:“不占而已矣。”

2、字词解释

(1)巫医:用卜筮为人治病的人。

(2)不恒其德,或承之羞:此二句引自《易经?恒卦?爻辞》。其意思是:人如果不能恒久地保持自己的德行,免不了要遭受羞辱。

(3)占:占卜。

3、译文

孔子说:“南方人有句话说:‘人如果做事没有恒心,就不能当巫医。’这句话说得真好啊!”“人不能长久地保存自己的德行,免不了要遭受耻辱。”孔子说:“(这句话是说,没有恒心的人,)用不着去占卦了。”

4、名人解读

孔国安:此《易。恒卦》之辞,言德无常则羞辱承之。

5、要义

夫子在这里着重讲述了恒德即恒心。在古代,巫是指承事鬼神的人,医是为人治病的人。《周礼》司巫、司医,皆由士大夫为之。三国的道家学者杨泉说:“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淳良不可信也。其德能仁恕博爱,其智能宣畅曲解,能知天地神祗之次,能明性命吉凶之数,处虚实之分,定顺逆之节。”所以说巫医,是“抱道怀德,学彻天人,必有恒之人”,其术精微,没有恒心意志的人,根本学不了。“不恒其德,或承之羞。”就是说,人如果没有恒心,不能恒久地保持他的美德,就难免遭到羞辱。郑玄注解说:“易所以占吉凶,无恒之人,易所不占。”如果一个人没有恒心,做事也常摇摆不定,不能一以贯之,那你不用去占卜预测你的事能不能成,因为肯定不成!

子路篇十三第二十三章

1、原文

子曰:“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2、字词解释

(1)和:不同的东西和谐地配合叫做和,各方面之间彼此不同。

(2)同:相同的东西相加或与人相混同,叫做同。各方面之间完全相同。

3、译文

孔子说:“君子追求和谐而不是完全相同、盲目附和,小人追求完全一致、盲目附和,而不能与人和谐。”

4、名人解读

尹焞:君子尚义,故有不同。小人尚利,安得而和?”

5、要义

这是《论语》中的名句,“和而不同”是夫子思想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朱熹注曰:“和者,无乖戾之心。同者,有阿比之意。”君子心平气和,对人真诚善意,如有所见不同,看法不一,便会说出来,只为追求真理,相互规正帮助,是和而不同。小人人云亦云,盲目附和,显得与你相同亲近,但一到势利之处,则挟势以相倾轧,争利以相谋害,这是同而不和。“和”如五味调和成食,五声调和成乐,声味不同,而能相调和。“同”如以水济水,以火济火,所嗜好同,则必互争。

子路篇十三第二十四章

1、原文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2、译文

子贡问孔子说:“全乡人都喜欢、赞扬他,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还不能肯定。”子贡又问孔子说:“全乡人都厌恶、憎恨他,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这也是不能肯定的。最好的人是全乡的好人都喜欢他,全乡的坏人都厌恶他。”

3、名人解读

孔国安:善从善己,恶人恶己,是善善明,恶恶著。

4、要义

    夫子评价人很客观,不要轻信别人的意见,首先要看发表意见的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发表意见的是君子,那么所被评价为好的也许是君子;如果发表意见的是小人,那么所被评价为好的也许是小人。朱熹注曰:一乡之人,宜有公论矣,然其间亦各以类自为好恶也。故善者好之而恶者不恶,则必其有苟合之行。恶者恶之而善者不好,则必其无可好之实。所有人都说他好,叫好好先生,夫子把这种人叫“乡愿”,是媚世之人,见好人他假装好人,见坏人则同流合污,“乡愿,德之贼也。”欺世盗名之人。夫子又说过:“惟仁者能好人,能恶人。”既能爱人,又能憎恶人;既让一些人爱戴,又让另一些人憎恨,这才是仁者,价值观明确,爱憎分明,不和稀泥。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