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赌博游戏_威尼斯赌博app-【官网娱乐网站】

旧网站入口

国学知识大家讲:《论语》简读七十

发布时间: 2020-07-27 10:47:00 来 源:

亦省

子张篇十九第二十四章

1、 原文

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

2、字词解释

(1)多:用作副词,只是的意思。

3、译文

    叔孙武叔诽谤仲尼。子贡说:“(这样做)是没有用的!仲尼是毁谤不了的。别人的贤德好比丘陵,还可超越过去,仲尼的贤德好比太阳和月亮,是无法超越的。虽然有人要自绝于日月,对日月又有什么损害呢?只是表明他不自量力而已。”

4、名人解读

    朱熹:无以为,犹言无用为此。土高曰丘,大阜曰陵。日月,踰其至高。自绝,谓以谤毁自绝于孔子。多,与只同,适也。不知量,谓不自知其分量。

5、要义

夫子之圣,非他人可比。其他贤者,或异于常人,或像丘陵一般高,但还是能跨越他,还是能登上去。夫子之道,冠绝群伦,就如同日月一般,高视千古,与天地同运,谁能逾越?至于自绝于圣人之教,甚至对圣人放肆毁谤,又哪里伤得了圣人的高尚道德呢?你自绝于日月,只是自不量力罢了。

子张篇十九第二十五章

1、原文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2、字词解释

(1)陈子禽:名亢,字子禽,孔门弟子,曾做过单父邑宰。

(2)立之斯立:扶而立之而皆立。

(3)道之斯行:导之使行而皆行。

(4)绥之斯来:绥,安义。安其民而远者闻风悦来。

(5)动之斯和:动,谓鼓舞作兴之。悦以使民,民忘其劳,故鼓舞作兴之而民莫不和睦奔赴。

3、译文

   陈子禽对子贡说:“你是谦恭了,仲尼怎么能比你更有才能?”子贡说:“君子一句话可以表现出聪明,一句话也可以表现出不聪明,所以说话不可以不慎重。老师的高不可及,正像天是不能够顺着梯子爬上去一样。老师如果得国而为诸侯或得到采邑而为卿大夫,用他所说的方法来教百姓立于礼,百姓就会立于礼;要引导百姓,百姓就会跟着走;安抚百姓,百姓就会归顺;动员百姓,百姓就会齐心协力。(夫子)活着是十分荣耀的,(夫子)死了是极其可惜的。别人怎么能赶得上他呢?”

4、名人解读

    朱熹:大可为也,化不可为也,故曰不可阶而升

5、要义

从此可以看出,子贡德才兼备,尊师重道,在自己事业达到高峰之后也在极力推崇夫子之道。历史上推论,由于孟子、司马迁、董仲舒、朱熹等人的推崇,才使夫子之道光于天下。其实最早弘扬夫子之道的还是子贡。当时子贡各方面的表现突出,社会地位也很高,不只是叔孙武叔等卿大夫,连弟子陈子禽也认为子贡贤于仲尼。所以子贡运用自己的影响力,批评抵制了叔孙武叔、陈子禽等人对夫子的诽谤。夫子是用智慧弘扬大道,子贡是用智慧维护师道尊严,同样也是弘扬大道。正如司马迁赞夫子所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读《论语》者,应本此十六字心情,庶可以渐企乎有窥于圣道之几希。

尧曰篇二十第一章

1、 原文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舜亦以命禹。

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赉,善人是富。“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

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所重:民、食、丧、祭。

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2、字词解释

(1)尧曰:下面引号内的话是尧在禅让帝位时给舜说的话。

(2)咨:即“啧”,感叹词,表示赞誉。

(3)允:真诚:诚信。

(4)履:这是商汤的名字。

(5)玄牡:玄,黑色谓玄。牡,公牛。

(6)简:阅,这里是知道的意思。

(7)朕:我。从秦始皇起,专用作帝王自称。

(8)赉:音lài,赏赐。下面几句是说周武王。

(9)周亲:至亲。

(10)权量:权,秤锤。指量轻重的标准。量,斗斛。指量容积的标准。

(11)法度:指量长度的标准。

3、译文

   尧说:“啧!你这位舜啊!上天的大命已经落在你的身上了,诚实地执守中正之道。如果天下的百姓困苦贫穷,上天赐给你的禄位也就会永远终止。”舜也这样告诫过禹。

(商汤)说:“我小子履,谨用黑色的公牛来祭祀,向伟大的天帝祷告:有罪的人我不敢擅自赦免。天帝的臣仆我也不敢掩蔽,都由天帝的心来分辨、选择。我本人若有罪,不要牵连天下万方,天下万方若有罪,都归我一个人承担。”

周朝大封诸侯,使善人都富贵起来。(周武王)说:“我虽然有至亲,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过错,都在我一人身上。”

认真检查度量衡器,周密地制定法度,恢复废弃了的职官,全国的政令就会通行了。复兴灭亡了的国家,接续已经断绝的家族,提拔被遗落的人才,天下百姓就会真心归服了。

所重视的四件事:人民、粮食、丧礼、祭祀。

宽厚就能得到众人的拥护,诚信守信就能得到民众的任任,勤敏就能取得成绩,公正就会使民从心悦诚服。

4、名人解读

    朱熹:天下贤人,皆上帝之臣,己不敢蔽。简在帝心,惟帝所命。此述其初请命而伐桀之辞也。又言君有罪非民所致,民有罪实君所为,见其厚于责己薄于责人之意。此其告诸侯之辞也。

5、要义

   夫子在引用了大量古文《尚书》的基础上,系统地分析了尧、舜、禹及汤王、武王的执政思想,作重强调:虽然时代发生了变化,但执政理念没有变。其核心就是:既有内求的修己安民,如“允执其中”、“万方有罪,罪在朕躬”等;又有外在的践行方法,如“虽有周亲,不如仁人”、“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这就是治国之要道。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这是尧给舜禅让之际的一个命辞,也是古人所说的传达天命。由此形成了夫子的“祖述尧舜,宪章文武”,把先哲治国之道整理传承后世,形成了儒家文化。

“万方有罪,罪在朕躬。”这是商汤反求诸己,彰显了圣君的心量。

“虽有周亲,不如仁人。”亲人不如仁人,是圣明君主的用人之道。

“所重四者”及“宽、信、敏、公”,尧舜等早在就认识到了,夫子在归纳了古圣先贤的执政思想后,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以民为本”等理念,如此,才能算尽了执政者的应尽职责,才能对得起天命所赋;如此,才能“公则说”、才能实现“天下归心。”

尧曰篇二十第二章

1、 原文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大小,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2、字词解释

(1)不戒视成:戒,同诫,告诫。

(2)贼:邪的,不正派。

(3)犹之与人也:犹之,同样。与,给予。

(4)出纳:出和纳两个相反的意义连用,其中纳的意义虚化,这里只有支出的意思。

(5)有司:本意管仓库的小官员,出入都要精打细算,比喻小气。

3、译文

子张问孔子说:“怎样才可以治理政事呢?”孔子说:“尊重五种美德,排除四种恶政,这样就可以治理政事了。”    

子张问:“五种美德是什么?”孔子说:“君子要给百姓以恩惠而自已却无所耗费;使百姓劳作而不使他们怨恨;要追求仁德而不贪图财利;庄重而不傲慢;威严而不凶猛。”

子张说:“怎样叫要给百姓以恩惠而自己却无所耗费呢?”孔子说:“让百姓们去做对他们有利的事,这不就是对百姓有利而不掏自己的腰包嘛?选择可以让百姓劳作的时间和事情让百姓去做。这又有谁会怨恨呢?自己要追求仁德便得到了仁,又还有什么可贪的呢?君子对人,无论老少,势力大小,都不怠慢他们,这不就是庄重而不傲慢吗?君子衣冠整齐,目不邪视,使人见了就让人生敬畏之心,这不也是威严而不凶猛吗?”

子张问:“什么叫四种恶政呢?”孔子说:“不经教化便加以杀戮叫做虐;不加告诫便要求成功叫做暴;不加监督而突然限期叫做贼;同样是给人财物,却出手吝啬,叫做小气。”

4、名人解读

尹焞:告问政者多矣,未有如此之备者也。故记之以继帝王之治,则夫子之为政可知也。

5、要义

宋儒尹焞注释说:夫子回答别人询问政事的已有多人,但没有说这样详细的。所以记下来放在上古帝王的事迹之后,这样,夫子执政的思想也就可以知道了。“五美四恶”,是夫子政治主张的基本点,其中包含着丰富的“民本”思想,如“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择可劳而劳之”,反对“不教而杀”、“不戒视成”的暴虐之政。从这里可以看出,夫子对德治、礼治社会有自己独到的主张,在今天仍不失其重要的借鉴价值。

尧曰篇二十第三章

1、 原文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2、字词解释

(1)无以:以,凭借。无以,没有什么凭借。

3、译文

  孔子说:“不懂得天命,就不可能成为君子;不知礼仪,就不能立身处世;不善于分辨别人的话语,就不能真正了解别人。”

4、名人解读

程颐:知命者,知有命而信之也。人不知命,则见害必避,见利必趋,何以为君子?

5、要义 

   “知”是极其难以为之的,“知”通“智”,因此,真正的知不仅仅是知晓和洞悉,而且还有依其道而行之的含义。

“天命”是什么?《中庸》开篇之言便是:“天命之谓性。”天命就是赋予人生命的同时,也赋予某种需要个人来完成的使命。夫子认为,人是肩负着某种使命降临人世的。

   “不知礼,无以立也。” 礼是先王遵循上天之道而制定,用来治理社会关系的。礼的本质就是恭敬心,这是人的立身之本。一个人不知礼,自己就不能做到修己以敬,做起事来手足无所措,继而与人发生冲突,也难以与人和睦相处。人遵从礼制,做事恭而有礼,与人为善,就能在社会上立得起、行得通。

 “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知言:论辨思议之是非得失,生于心而发于言。若不能知言,何能知其是非得失乎?

本章是《论语》的最后一章,编排《论语》者如此用心,自有深义。正如宋儒尹焞注曰:“知斯三者,则君子之事备矣。弟子记此以终篇,得无意乎?学者少而读之,老而不知一言为可用,不几于侮圣言者乎?夫子之罪人也,可不念哉?”意思是:知道这三条,君子的事就全具备了。弟子们把这一条放在书的最后,能没什么用意吗?求学者从小读《论语》,到老了还不知哪一句能用得上,这不是等于侮辱了圣人的言论了吗?这样的人是孔老夫子的罪人啊,可以不放在心上吗?

[责任编辑: 胡建卿 ]
相关新闻
地矿新闻